為什么退休15年還主動投案?紹興市政協原副主席陳建設這樣說

2019年10月18日 10:40:50 瀏覽量:106 來源:浙江新聞公眾號 作者:記者 杜玲玲 呂玥 通訊員 顏新文 黃也倩

  9月24日,衢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公開宣判陳建設受賄案法庭現場。

  “退休15年還來投案,這不僅是對我自己的交代,也希望給所有臨近退休的領導干部敲響警鐘。”9月24日,衢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公開宣判陳建設受賄案,這位站在法庭被告席上的66歲老人,正是一度引起媒體高度關注的紹興市政協原副主席陳建設。

  今年2月15日,農歷春節剛過沒多久,他主動到省紀委省監委投案。而今,這起案件終于有了結果。衢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對陳建設以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4年,并處罰金人民幣60萬元;對其違法所得予以追繳,上繳國庫。經審理查明,2003年4月至2004年7月,陳建設利用擔任紹興市副市長、紹興市政協副主席等職務上的便利,為他人在建筑資質辦理、項目移建等事項上牟取利益,非法收受他人財物,共計人民幣625萬元。鑒于陳建設具有主動投案并如實交代全部犯罪事實的自首情節,積極退繳全部違法所得,認罪、悔罪,具有法定、酌定減輕及從輕處罰情節,依法予以減輕處罰。

  對于這個結果,陳建設坦言,接受法律制裁是對他忘記初心的一種懲戒。

  人走茶涼前,“鋪路搭橋”辦企業

  知罪、認罪、悔罪,這是陳建設在法庭上說的最多的字眼。“走得再遠,也不能忘記自己的初心。”對于這點,現在的他感受頗深。

  從1976年知青返城后進入當時讓人羨慕的國有食品公司工作,到后來順利進入機關工作,用13年時間從一名普通科員到擔任紹興市副市長——“這個階段,陳建設一直兢兢業業,調查并未發現任何違紀違法行為。”省紀委省監委相關工作人員說。

  然而,人生的每一步都不能放松對自己的要求,作為黨員干部更不能忘記自己的初心。轉折發生在2003年,這一年陳建設50歲,有關領導找他談話,決定讓他去政協任副主席。這讓一心希望在副市長任上繼續干下去的他,出現了心態上的失衡:“‘官’當不成了,何不辦企業賺錢?”此時的陳建設打起了自己的“小算盤”。

  辦企業需要資源,而自己掌握的權力就是最大的資源。陳建設決心在人未走、茶未涼之時,實現所謂的“人力資本價值”的轉換。

  在貪欲的驅使下,陳建設開始利用手中權力為自己“鋪路搭橋”。經秘書介紹,他認識了在當地頗有影響力的老板孫某某。此時的孫某某正準備進軍房地產行業,有副市長陳建設的加盟更能讓他如虎添翼。兩人見面,一拍即合,隨即決定合辦房地產企業。

  2003年3月25日,陳建設正式向組織提出了提前退休的申請。然而,還未等到組織批準,他就迫不及待地辦起了企業。同年4月18日,孫某某出資3000萬元成立了浙江永建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“永建公司”),陳建設持股15%。除此之外,陳建設還在多家公司違規取酬。調查發現,陳建設在職期間及退休后3年內到原職務管轄地區的企業浙江天圣控股集團有限公司、永建公司、紹興北辰置業有限公司兼職取酬,共計233.0475萬元(稅后)。

  法庭現場

  拿公權變現,收受巨額賄賂

  “我所犯錯誤的根源是理想信念缺失,核心是權錢交易、公權變現,直接動因是貪欲膨脹。”在長達6頁的懺悔材料里,陳建設深入剖析了自己的問題。“公權變現”一詞,高度概括了陳建設違紀違法的路徑。

  2003年,剛剛成立的永建公司并無三級建筑資質,這就意味著無法參與重要項目的招標。時任紹興市副市長的陳建設,一個電話打給住建部門,幾天內就順利獲得了相關資質。

  之后,孫某某成功競拍了“國際摩爾城”項目的土地使用權。然而,該地塊核心位置有一個文保項目“泰來裳”當店。如果文保項目不移建將會影響整個項目規劃,給公司帶來巨大經濟損失。得知此事的陳建設,又拿起電話,給當地的文旅部門打了一聲招呼。隨后,“泰來裳”當店被順利移建。僅10余天后,陳建設就正式卸任副市長,轉任紹興市政協副主席。

  為“感謝”陳建設對永建公司的全力投入,2003年9月,孫某某如約指示他人將200萬元“下海補償金”,存入陳建設女兒的銀行賬戶。一個月后,陳建設將其中100萬元退還孫某某,實際收取100萬元。為進一步形成利益共同體,孫某某還以半價入股的方式,給予陳建設入股“優惠”。

  2004年3月18日,距離陳建設提出提前退休申請已近一年,孫某某提出將原先商定的股份辦理工商登記。此時的陳建設非常矛盾:“因組織尚未批復我辭職退休,按規定是不能入股的,但另一方面又怕夜長夢多,到時候如果一個什么變化,股份沒了也蠻可惜的。”最終,陳建設敗給了貪念,決定讓女兒代持股份,等退休手續辦理后,再轉到自己名下。

  同年4月1日,孫某某將永建公司的股份登記到陳建設女兒陳某名下,根據股權劃分,陳建設本應繳出資額為1050萬元,然而實際只出資525萬元,剩余的525萬元均由孫某某代付。同年7月31日,孫某某又將上述股份登記轉入陳建設名下。

  退休15年,最終選擇主動投案

  2004年9月,組織正式批復陳建設提前退休。現在回過頭看,恰恰是他退休前一年的違紀違法行為,為其晚年生活埋下了禍根。

  2019年農歷新年,是陳建設過得最特殊的一個新年。2018年底,省委巡視組對紹興進行巡視,此時的陳建設,知道自己的腐敗行徑已難逃巡視組的火眼金睛,也難逃黨紀國法的追究,他打算過完這個新年,就向省紀委省監委交待問題。

  農歷正月十一,陳建設在一位同事的陪同下,到省紀委省監委主動投案,并退出625萬元受賄款及3155.6萬元孳息,共計3780.6萬元。

  留置期間,陳建設如實供述了自己的問題,并講述了自己的矛盾和掙扎。為什么退休15年還選擇主動投案?對陳建設而言,這既是全面從嚴治黨的強大震懾,也是來自組織的諄諄教誨:“我知道組織已掌握了我的違紀違法事實,當時想了兩條路:第一逃往國外,但現在已有很多‘百名紅通’人員被陸續追回,說明這條路已走不通;第二就是主動投案,與其組織找上門,不如主動向組織交代,坦白從寬,爭取從輕處理。”

  回顧自己的人生歷程,陳建設感慨萬千,又后悔莫及,特別是退休前收受了所謂的“入股本金”和“下海補償金”共計625萬元,這讓他不得不為自己的貪欲付出沉重的代價。

  “法網恢恢疏而不漏,‘退休’絕不是貪腐官員的‘保險箱’。”省紀委省監委相關負責人表示。

  法庭上,陳建設一再回頭,看看坐在身后旁聽席的家人,不舍之情依稀流露,接下來,他不得不接受法律制裁,面臨牢獄之災。

責任編輯:鄒姍琳 [網站糾錯]
相關閱讀

网球宝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