做一盞燈,照亮戰友前行的路

——追記杭州市國家安全局黨委委員徐哲民
2019年06月18日 11:08:06 瀏覽量:106 來源:浙江在線 作者:記者 萬笑影

  58歲的生命戛然而止。彌留之際,他只提了三點請求:穿警服、不告訴母親和回鄉安葬。此時的他,使出全身力氣也只能用手摸摸女兒的頭頂,嗓子沙啞到讓人很難聽清他的話語。

  徐哲民,杭州市國家安全局黨委委員,大家都愛叫他老徐。去年12月29日,這位與癌癥抗爭了3年多的杭州國安自主信息化建設“領航人”,身穿鐘愛的警服,帶著不舍和遺憾永遠離開了他摯愛的工作。今年4月,曾獲得國家安全系統特殊人才、省國家安全機關首屆“最美國安人”、三等功1次、嘉獎4次、優秀公務員5次等榮譽的他,被追授“全省國家安全機關優秀共產黨員”稱號。

  “信息化建設不能落后一個節拍”

  日前,記者走進徐哲民生前的辦公室,電腦、筆筒、茶杯、清涼油,還是那么有序地擺放著,但“鄰居”們卻再也聽不到“一直響著的噠噠噠的鍵盤敲擊聲”,再也看不到“總是最晚熄滅的那盞燈”……說著說著,淚水一次次模糊了他們的雙眼。

  “20年了,不管多累多難,老徐都不愿停下腳步。”老搭檔陳力知道,那個不惑之年才邁入信息化建設領域的“門外漢”,帶著團隊研發“XG”信息應用系統,獲得迄今為止該領域全國系統科技進步最高獎項,“每一步走得有多刻苦、多艱辛。”

  新事物,總會被質疑。2003年,第一次提出“XG”信息應用系統的老徐就被潑了冷水。

  一次專業培訓課上,講課老師提到的某種新型應用技術,瞬間點亮了老徐的思路。可當他興致勃勃地將這個“放在今天依然處于系統內領先水平”的應用系統講給同事聽時,卻沒有產生想象中的共鳴,甚至不被看好。

  放棄嗎?當然不。徐哲民可以理解,畢竟當時政府信息化建設剛剛起步,許多單位還停留在基礎網絡設施建設階段。一個沒經驗、缺技術、缺資源、缺經費的項目,面臨的非議可想而知。

  但是,“這個機遇,一定要抓住”:基礎準備,老徐有——5年前從部隊轉業到杭州市國安局后,他就購買了大量的專業書籍,惡補信息化應用方面的知識,每到周末,他總到浙大當“旁聽生”。執拗的勁兒,老徐不缺——請教專家、縝密調研、反復驗證,一點一點修改提案,絕不放過任何一個漏洞。

  “同意”,2004年1月,當這兩個字落在那份兼具先進性、實用性和創新性的提案上,杭州市國安局的信息化創新、跨越之路也正式開啟。

  自此,老徐就似被按下了“快進鍵”:1年,沒現成的路子可走、沒成熟經驗可循,他帶著團隊成功研發出該系統;15年,他主持完成114個科研項目,多項成果被認定為國內、系統內先進水平,6個項目獲評科技進步、技術革新獎。

  “信息化建設不能落下一個節拍,就像農民不能錯過一個農時。”這個信念,讓他不敢有一絲懈怠。

  “工作就是他的精神支柱”

  一直到離世前半個月,很多同事、朋友才知道老徐得了癌癥。“還是為了工作。”大家都了解他。

  2015年,老徐在單位組織的健康體檢中,被查出患有直腸癌。“我氣他、怨他,也氣我自己、怨我自己,為什么這么縱容他工作!”妻子陳艷幾度哽咽。可看著術后一個月又回到辦公室的老徐,她卻悄悄找了局領導,只提了一個要求,讓老徐繼續上班,“我舍不得啊,但工作就是他的精神支柱……”陳艷說。

  此后3年多,每次化療,老徐都是臨下班前一個人騎著電瓶車趕到醫院住下,晚上接受化療,第二天一早又匆匆辦好出院手續,背著化療藥物趕到單位上班。每次手術后,只要精神稍微好點,他就在病床上支個小桌板繼續辦公。打電話說項目進展,越說越興奮的他,經常讓那些少數知情的同事有些恍惚:“老徐的病是不是快好了?”

  除了生命的最后兩個月,只有一次,老徐因手術后身體極度虛弱,不得不臨時把家當成了辦公室。

  那是去年1月,老徐剛做完3次肺部大手術沒多久。“我永遠都忘不了那次去他家匯報工作時的場景。”刁巖回憶,當時老徐半躺在床上,兩只胳膊顫抖著撐起身子,一邊看著電腦,一邊和他們探討,一字一句,語速較往常慢了很多,“即使鬢角漸漸滲出汗珠,他也沒休息,直到把所有工作都討論好。”

  30次化療,讓他皮膚皸裂、腳后跟全是血泡,可他仍堅持上班;硬撐著靠在辦公椅上,也要一字不漏細細叮囑各項工作……也許,在老徐心里,開拓了工作的寬度,就等于延伸了生命的長度。

  “他就像一束溫暖的陽光”

  在年輕干警吳平的手機里,記者看到他珍藏的一張截圖。那是去年11月初老徐經搶救蘇醒后,抖著手敲下的一段文字,祝賀小吳榮立三等功。

  “他總是利用手上的資源,鼓勵干警脫產學習和培訓,哪怕警力再緊張,他都會和我們說,單位的事,有他在。”在年輕干警的心中,老徐既是良師更是“慈父”。

  老徐分管的處室,一直有條不成文的規定:外地青年干警的父母來杭,一定要第一時間報告他。每次,老徐都會自掏腰包請他們吃飯,在允許范圍內,說說小伙子們的工作,打消家屬對國安工作的疑慮。“這樣,他們才沒有后顧之憂。”老徐常說。

  去年5月,老徐偶然得知90后干警周揚的母親剛動了手術,不顧自己身體不適,堅持去嘉興看望。“來回4個小時路程,他連上車都需要人來扶,因坐不住用繃帶把自己綁在座位上。”周揚心中發酸,“最后送他上樓時,那弓著的腰背,急促的喘氣聲,一步一停的攀爬腳步,我一輩子都忘不了。”

  “他就像一束溫暖的陽光,不僅照耀著身邊的干警、朋友,也溫暖著一些點頭之交的陌生人。”陳力感嘆道,這樣的故事說也說不完:有一年快過年了,老徐讓陳力和他一起去看個朋友。到了后才發現,他口中的這個朋友,竟然是沒見過幾次面,在醫院認識的一個護工;對自己很摳的老徐,在轉業前就開始資助富陽的一名貧困生,如今,這個孩子已在大學工作……

  大家都說,在隱蔽戰線這個特殊的戰場上,很多人都在默默奉獻著青春和生命,而老徐就是其中的一盞燈,一盞照耀他們前行的明燈。

  (文中除徐哲民外,其他人皆為化名。)

責任編輯:鄒姍琳 [網站糾錯]
相關閱讀

网球宝贝